保罗·克鲁格曼:美国“特朗普热”正在终结

德国《国际政治与社会》杂志网站10月31日颁发题为《特朗普热的终结》的文章,作者为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文章称,兴旺成长的经济似乎为唐纳德·特朗普铺平了第二任期之路。然而,此刻经济界正在丢弃他。全文摘编如下:

早在本年春季,特朗普和他最亲密的良知自认为,他的蝉联是有包管的。特朗普挺过了一桩致命的政治丑闻的危险:虽然等候已久的米勒关于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查询拜访演讲对他是一个冲击,但冲击力度很弱。虽然相关细节发布于众,但并没无形成政治后果。另一方面,特朗普深信,仍在增加的经济将加强他的候选人资历,他声称本人取得了人类汗青上最佳的经济表示。

当前,特朗普对经济实力的论述也在解体的现实并未惹起几多关心,这是能够理解的。率直说,经济总体情况还不错。赋闲率很低,就业持续添加。

虽然如斯,主要的经济范畴今天曾经起头疲软。制造业客岁就有所下降,再加上目前处于交通运输的疲软和农业的艰难期间,现实上大约五分之一的经济曾经处于阑珊之中。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制造业的就业率曾经下降——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在这些州以微弱劣势险胜,从而确保他博得选举人票的胜利,虽然大都美国人并未把票投给他。

即便总的经济形势仍呈增加态势,可是速度明显正在放缓:在这方面“临近播报”系统颇有开导性,它们利用不完整的数据来预测经济勾当。它们预测的经济增加还不到2%。增加率与其说影响赋闲率数据,不如说更影响选举,对于共和党人来说,这不是一个好动静。

更为严峻的是,企业家们的决心急剧下降,几乎就像解体一样。这种解体以分歧的体例表示出来,此中之一就是对他们的问卷查询拜访。据问卷查询拜访显示,在特朗普任期的前两年,他们还很有决心,而眼下很是灰心。

另一个目标是债券市场,它是一个比股票市场好得多的经济预期目标。当投资者们预期经济兴旺成长时,持久利率往往很高。在这种环境下,美联储正在收紧货泉供应量,以避免通胀。相反,若是投资者预期经济将持久疲软和廉价信贷,利率往往会较低。

环境简直如斯:十年期债券的利率从客岁的3%以上降至目前的1.75%。我们前次察看到这一下降是在2010年至2011年间。其时,投资者们终究认识到,从大阑珊中的苏醒过程将是迟缓而疾苦的,而且不会敏捷恢复。

那么“特朗普热”将会变成什么呢?客岁岁尾,当特朗普打商业战的迹象变得较着时,投资者的决心起头解体。并且跟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白2017年的减税办法曾经失败,决心将继续受挫。由于减税并没有推进投资,最多只是给增加率带来短暂提拔。

为什么工作搞得这么糟?我要强调的一个谜底是,商业战不只间接影响了美国的出口以及依赖中国供应商的公司。它也漫衍了无害的情感。

据我猜测,这背后还躲藏着良多工作。虽然企业家早就否定了这一点,但此刻他们认可了现实:特朗普和他的团队长短常奇异的人,他们不晓得本人在做什么——恰是这种环境带来庞大的不确定性。

来岁选举将把特朗普违反其就职誓言作为竞选议题。但从现实上看,经济界可能不再站在他一边的现实将起到主要感化。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cnledas.com